廊坊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渔舟酿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34:53 编辑:笔名

楔子  我决定,过了今夜,就不再等了。  八年时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我在等待中成长,在等待中失去,爹娘也在我漫长的等待中驾鹤仙去。  忘不了娘离去时的眼神,她抓着我的手,哀哀低泣:“桃酿儿,娘放不下你啊……”娘,对不起,桃酿让您操心了。  哑叔喉咙里滚过一串咕噜声,翠屏站在我身边拽我衣襟,娘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我的故事,要从爹娘的那辈子说起。    章乱世鸳鸯  望城山下疙瘩镇,镇上有对酿酒为生的老夫妻,老来得女,取名红衣。  红衣自小闻着酒香长大,十七八岁长得醉人俏模样,迷醉了疙瘩镇多少后生,也引得多少虎狼垂涎三尺。镇长的公子绰号大耳狼的就是其中一位。这大耳狼可不是浪得虚名,十里八乡,哪家闺女青春秀气哪家小媳妇风骚俊美,大耳狼闭上眼都能背出来。  酒家女红衣渐渐长大,一群后生经常借故打酒乘机献殷勤,大耳狼看在眼里早就急得抓耳挠腮。可酿酒的展老头脾气倔,身手好,对红衣视若掌上明珠,大耳狼不敢轻举妄动。  大耳狼有帮酒肉朋友,有个叫阿狗的看出大耳狼心思,讨好献计:要得到红衣,必须先除掉展老头。于是一阵嘀咕,一个阴谋开始了。  于是,某日,小小的酒坊突然冲进一棒凶神恶煞般的衙役,说是有人举报,展家为了增加酒的销量,在酒里放罂粟,当场搜出罂粟壳三颗。于是酒坊白查封,展家夫妻被五花大绑带进了县大牢,剩下红衣一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街坊邻居知道其中有诈,他们纷纷安慰红衣,猜测展家夫妻不知得罪了什么人。  大耳狼就在此时扮好人出现,好言安慰红衣,担心红衣一个人在家不安全,要接红衣去他家去住。狐狸露出了尾巴,众人慑于镇长的淫威,不敢多言,只是看红衣如何决定。  红衣年纪不大,整日在酒坊,也多少听说过一些大耳狼的劣行,断然拒绝。大耳狼恼羞成怒,掏出一份公告宣读,说是展家酒坊涉嫌下毒,任何人不得靠近酒坊,否则以同案犯论处。说罢,扬长而去。  众人闻言,只得散开。留下小小的红衣流着泪独坐酒坊门口。  夜拉下帷幕,大耳狼也露出狰狞的面容。他带着一帮兄弟围住酒坊,向着黑暗中瑟瑟发抖的红衣走去……红衣挣扎着,哭泣着,叫骂着,这一切都阻止不了大耳狼的魔爪。  娘说,就在这时,一个蒙面大汉骑着马儿冲破人群冲进酒坊,他天兵一般神勇,一鞭子抽得大耳狼一声哀嚎,俯身抱起她,安放马背上,绝尘而去。  娘说,酒坊出事后,她恐惧无比,直到那一刻,在那个陌生人怀里,她才不再害怕,她知道,从此以后,自己再也离不开这个马背上的男人。  这个人就是爹,王闯谷的土匪头子方达山。  那晚,方老大率几个兄弟下山干了一票,很漂亮。在那户人家听下人嘀咕了大耳狼觊觎展红衣美色设计陷害展家夫妻的事,侠骨柔肠,展红衣的遭遇牵扯着他的心,行动结束后,他让弟兄们先回,自己朝着展家酒坊的方向打马而去。  老大迟一步回来,带回一个女人。王闯谷的兄弟们哈哈大笑。  灯下,红衣双手遮住被扯烂的衣衫,不敢抬头。方达山走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红衣抬头,眼含感激望向恩人:“展红衣多谢英雄救命之恩!”说罢,弯腰拜倒。方达山急忙扶起,四目对视,刹那间,山河静寂,风云涌动。  半年后,方达山营救展老头未果,一个冤死狱中,一个释放后疯疯癫癫投河自尽。  方达山问询怒不可解,当夜下山杀了仇人大耳狼,让位给二当家乔琛,不顾众人挽留,带着展红衣和他的青月刀毅然离开王闯谷。    第二章山野桃酿  方达山和展红衣一骑绝尘,直奔五百里外的凤鸣而去。之所以选择凤鸣,除了因为红衣小时听娘说过凤鸣民风淳朴外,还因为那里的知县是红衣的表舅。逃亡生涯,有个亲人照应,总是好的。  二人风尘仆仆,三日后抵达凤鸣。几番周折,见到红衣表舅任大民知县。少不得一番叙旧,原来凤鸣就是红衣娘亲故里,任大民自幼爱慕表姐,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表姐却对酒坊的伙计情有独钟,终于学那卓文君和司马,私奔至疙瘩镇重操旧业酿酒为生,只指望平平安安相守终老,谁知平地起波澜,遭遇横祸,客死他乡。  闻知表姐遭此惨变,任大民悲愤万分;听说方达山手刃仇人逃亡至此,任大民惊愕至极。想想这吃人的世道任大民百感交集,自己一个小小县令,心有余而力不足啊。看着眼前酷似当年表姐的红衣,任大民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护好这对亡命鸳鸯,对得起九泉之下的表姐。知道方达山身手了得,任大民想留他在县衙当差,方达山不肯,一来怕连累任大人,二来,自己刀尖舔血几十年,如今只想和展红衣寻一清净之地,避开江湖纷扰,安然度日。  于是,任大民推荐了凤鸣山。凤鸣山位于凤鸣边界,一山占三城,隔开乌鸡和白鸽,中间凤鸣又插了一杠子。因为地理位置特殊,疏于管理,只有一条不太宽阔小道人迹罕至,而且山上树木葱茏水草丰美,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方达山大喜,于是,天蒙蒙亮,拜别任知县,任大民少不得一番安慰,叮嘱红衣,有事找他,红衣二人再三感谢,直奔凤鸣山而去。  凤鸣山果然山如其名,秀美挺拔。正是初春,山上树木葳蕤花草繁多,他二人无心欣赏风景,行至半山腰,便下得马来,直往密林深处寻觅,试图寻觅一处适合安身的居,他们牵着马儿,几乎走遍了凤鸣山每个角落,渴了,喝一口山泉,饿了,吃一口干粮,夜晚,便寻一避风处燃气篝火,人和马儿就地安歇。直到第三日晌午快到山顶处,红衣又累又渴,终于觅得一处泉眼,泉水不过一指粗细,流入下面面盆大小的小潭,潭里石子清晰可见。红衣下马,掬水洗面,入喉,忽然惊叫:“山哥,你快来!”方达山闻言趋歩向前,红衣捧起水让他品尝,清澈甘甜,果然好泉。红衣兴奋地说:“这水味甘清冽,一定可以酿出好酒。我们就在此定居,辟几块地种菜养鸡,还可以酿出好酒,你说好不好?”  方达山放眼望去,这里离山路半里之遥,再上点就是山顶人迹罕至,刚才路过一野桃林。凭借幼时跟着外公外婆学的管理果园经验,嫁接一下,应该可以结出好桃来。红衣是酒香里长大的女子,深谙水质对酒的影响。于是点头应允,当下二人忘记劳累,兴奋地规划,比划着这里建卧室,这里是灶房,这一间用来酿酒,再盖一间马厩……  三个月后,“红衣莊”落成,方达山和展红衣相视而笑,深情拥抱,菜园里的菜苗也探出了头,偷窥这人间幸福。  第二年,方达山嫁接移植了十来株野桃到家前屋后,桃花打起花苞的时候,红衣的肚子也渐渐隆起。他们的菜地里,也是韭绿柿红的热闹非凡,方达山偶尔出去溜达一圈,打回一只山鸡野兔,展红衣微笑迎接,转身进灶房,烧水,拔毛,半天功夫,灶房里便香飘四溢。方达山斟上红衣自酿的酒,回想当年风雨江湖事,真有点乐不思蜀了。现在,除了置办必须的生活用品,他绝不下山。红衣自从在红衣莊落脚,再也没离开。  春来,展红衣看着满树桃花,抚摸渐渐隆起着肚子,忽发奇想,这么多桃树结的桃子肯定吃不完,岂不可惜?不如,用桃花酿酒可好?说干就干,展红衣回屋取来竹篮,摘取桃花,她将桃花分成三种:打苞的,半开的,怒放的,分门别类,试图摸出哪一种桃花酿酒。  坛桃花酒开坛那天,一个女娃呱呱落地,展红衣看着襁褓中的婴儿,闻着桃花酒的香味,欣喜开颜:“山哥,给娃取个名吧?”  方达山喝一口桃花酒,芬芳四溢,看一样妻子怀中的孩子,粉雕玉琢,他乐呵呵的说:“就叫桃酿吧,红衣,你看可好?”  “桃酿,桃酿,娘的心肝宝,娘的小棉袄……”娘温柔地呼唤我的名字。    第三章哑叔父女  我在凤鸣山喝着瓢儿井(那小潭,虽然不深,水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母亲称为瓢儿井)的水,跟着父亲学骑马射击耍大刀,学种菜除草,跟着母亲学酿酒,在鸡窝里掏鸡蛋。娘不仅酿桃花酒,还酿出了桃果酒,偶有猎人路过,闻到酒香,循迹至此,想要买酒。山高处人迹罕至,偶尔遇到爹娘也很开心。酒足饭饱,走时还带着桃酿,银两娘却执意不收,猎人便丢下猎物。桃花酒味道香醇,滋阴养颜,适合女人饮用;桃果酒强身健体,适合男人饮用。大耳狼的事情过去多年,爹娘逐渐放松了警戒,他们虽身处深山,桃酿的名气却在凤鸣山附近传播开来,常有人不辞劳苦上山,求购一坛桃酿。时光流逝,我也渐渐长大,快乐却孤单,直到哑叔和翠屏到来。  哑叔是爹同村一起长大的伙伴,姓鲁名樵,原本不哑,一次感冒发烧,庸医用错药导致无法发声。哑叔英俊强壮,是个种田的好把式,虽然不会说话,却耳聪目明,三十八岁时娶了邻村许寡妇为妻,两口子恩恩爱爱,不久,有了女儿翠屏。  鲁婶身子好,月子里,虽然穷苦人家没有好东西滋补,却奶水充足,把娃娃养得白白嫩嫩,惹人喜爱。邻村的张大华家三姨太也生了男娃,大鱼大肉的滋补,却挤不出一滴奶水,娃娃饿得直哭。张大华听说哑巴家的奶水充足,于是找上门来要雇鲁婶做儿子奶妈,可带着自己的娃一起来张府。待遇丰厚,鲁婶没有理由不答应。  鲁婶做了张少爷的奶妈,吃得好穿戴也整齐许多,几个月过后,愈发滋养得红润白净,张大华色心暗起。一天趁着三姨太不在家,欲施非礼。鲁婶奋起反抗,不慎摔倒,头部碰到桌腿,一命呜呼。张大华大惊失色,赶紧清理现场,派人将翠屏送回鲁家,只说鲁婶不慎摔倒致死。  早上娘子好好的出门,晚上却接到死讯,哑叔打死也不信,待迎回鲁婶尸体,看到她身上的穿着早上不一样的衣衫,疑窦更甚,细细检查,指甲里还残留着血迹,联系到张大华不合时宜的围巾和遮遮掩掩的神态,鲁婶的死因一目了然。于是上告县衙,为妻子伸冤。  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张家有钱有势,哑叔有冤无处申,一年后,愤怒不堪的哑叔一把火烧了张大华家粮库,带着女儿连夜逃往王闯谷,投奔儿时伙伴方达山去了。到了王闯谷才知道,方达山早已退出江湖,携佳人隐居去了。得当家的指点,一路追到凤鸣。  到了凤鸣,寻觅半年未果,偶然间听说凤鸣山上有个红衣莊,住着一对酿酒的奇人夫妻,想起听王闯谷乔老大说过,方达山的娘子是个酒家女名叫展红衣的事情,断定那对夫妻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于是上得山来,三日后,终于寻到红衣莊。  于是,红衣莊有了新帮手,我也有了玩伴。翠屏比我小四岁,我们一起抓蟋蟀,摘桃子,帮娘抬酒坛子,我的童年不再孤单。    第四章惊魂初遇  哑叔和翠屏来时,我只有七岁,娘开始教我们识字,认简单的药草。因为山里过活,难免会有毒虫侵蚀,偶尔发烧感冒的,求医也不方便,只能靠自己。  随着白鸽、乌鸡两城贸易交流不断增加,图抄近翻越凤鸣山的商家也越来越多,桃酿的名气越来越响,有人邀请爹娘下山开酒坊,爹娘不肯,娘知道,离开瓢儿井的水,离开这高山野桃,桃酿酒不是这个味。世人素以物以稀为贵,这高山桃酿反而成为市集难求佳肴,供不应求,量大还需预定。随着求酒者的增多,凤鸣山上红衣莊已不是什么秘密,偶尔还有江湖上的朋友慕名而来拜访方达山,大耳狼的事情过去多年,凤鸣山风平浪静的生活让爹娘放松了警惕,索性又建起几间屋,挂起红衣莊的招牌,在山路旁石块上刻字引路,开了个小小客栈,方便过往行人。  任大民担心红衣莊树大招风,亲笔题写门匾,进得门来,抬眼便是爹的青月刀。有了这黑白两道一文一武的镇店之宝,凤鸣山上红衣莊倒真的相安无事多年。  山内的日月恬淡安定,山外的世界却狼烟四起:  北方的游牧部落为了争夺丰美的草地经常发生战争,南方的边城也打起没有硝烟的经济战,娘的桃酿却越发芬芳甘醇,除了桃花酿桃果酿,娘开始尝试药酒。凤鸣山方圆几十里,奇花异草数不胜数,有了娘教我的那些知识,我开始在山间寻找需要的药草。  那日,我正在低头挖一种叫独活的药草,耳边忽闻长长的马嘶,那声音,隐含悲痛,撕心裂肺,响彻山谷。循声望去,应该在山路方向。我赶紧将铲锹收拾好,一路寻觅过去。  果然,在靠近山路的地方,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眼神焦灼,四处张望,望见了我,疾驰而来。我听爹爹说多良马救主的故事,这深山密林,断然不会凭空跑出一匹马来,它的主人一定就在附近。马儿跑到我身边,欢叫着转身,带我往回走。  在靠近路边的树林里,一个男子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他倚靠一颗松树,双目紧闭昏迷着,左小腿用腰带紧紧捆着,脚踝处四颗紫色牙痕,周围三个水泡,脚脖子肿的得厉害,看情形是遇到毒蛇啃咬了。我伸手探探鼻息,还好懂得自救,否则这么久肯定一命呜呼了,难怪马儿如此悲嘶。情况紧急,我喝一口药酒漱漱口,坐在他身旁,俯身托起他的左腿,使劲挤压,一阵猛吸,吐出那紫黑色毒水,再从药篓里找出一把半边莲嚼碎给他敷上,再嚼碎一把鸟桕,药渣外敷,防止蛇毒攻心,汁液含在口中,看他眉若墨染,唇如丹涂,虽星目紧闭,仍英气逼人,我羞红了脸,心儿砰砰跳,看看周遭无人,壮着胆儿将脸凑过去,弩起嘴,用舌启开他的嘴,将鸟桕液送进他口中,然后坐直身子,帮他解开捆绑在腿上的腰带,等他苏醒。 共 90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功能障碍不育
哈尔滨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研究院专治癫痫病

上一篇:先做再说

下一篇:秋海棠观后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