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林毅夫:中国仍是全世界经济的原动力

2018-12-07 18:48:27
林毅夫:中国仍是全世界经济的原动力 书名:《读懂中国改革5》 作者:厉以宁、林毅夫等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林毅夫 谈中国经济发展,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大家关心的一个题目是我们能不能实现“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在2016—2020年间,每年平均增长6.5%以上。 6.5%以上的增长对中国来讲非常重要,这是关系到2020年,我们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能不能分别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对世界来讲也非常重要,因为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中国每年的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均超过30%。那现在全球经济还没有完全复苏,中国是不是还可以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对6.5%这个指标非常关心的原因。 在分析中国经济的时候,我们要看看世界上其他国家经济表现怎么样。比如世界上跟我们处于同等发达程度的金砖国家。其他金砖国家不存在我们所谓的国有企业占比太高的问题,它们有的本来就是市场经济,像印度、巴西,有的是在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已经进行了彻底的市场经济,也不存在我们国内这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但是经济表现跟我们完全一样,甚至比我们还糟。那必然有共同的外部性、周期性的问题。 其实只要我们放眼世界也并不难理解,因为从2008年的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爆发以后,在世界经济比重超过一半的发达国家,它们的经济还没完全复苏。发达国家还是世界需求的主要来源,因此整个世界需求疲软。在发达国家当中,美国的经济表现似乎比较好,但2015年它的经济增长速度也只有2.4%。这些发达国家的消费疲软导致整个世界需求疲软,在危机之前世界贸易的增长是世界经济增长率的两倍以上,但在危机爆发以后,世界的经济增长率放缓,现在世界的贸易增长率比世界经济的增长率还低。这当然就影响到每个像中国、像其他金砖国家,还有东亚,这些高收入、高表现,但是出口比重高的经济体的出口。 经济增长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是投资增长。在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候,每个国家都采取了一些积极的财政政策来启动需求、创造就业、稳定经济。我们国内有4万亿元政策,但是其他国家同样是有或多或少的积极财政政策来支持投资,来启动需求,来稳定经济。但是这些积极财政政策支持的项目,经过了5年、6年、7年,国际经济还没复苏。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新的积极财政政策支持的投资项目,那当然投资增长也必然下滑。 展望中国未来的发展,当然要看发达国家经济是不是会复苏,以及要看我们国内自己经济增长的动力到底怎么样。 发达国家要进行结构性改革经济才能完全复苏,这是一个在发达国家内部也有共识的,在世界上大家也都知道的事实。可是发达国家从2008年危机爆发到现在有七年的时间,每年都在谈结构性改革,但结构性改革一直落实不下去。主要的是发达国家的结构性改革内容是什么:是要减少福利,要金融去杠杆,是要政府减少财政赤字。 减少福利就是要减少消费;减少金融机构的杠杆就是减少金融企业支持家庭的投资和消费,如果杠杆减少,投资和消费就会下降;减少政府的财政赤字,投资消费也会减少。而如果发达国家要推行结构性改革,那必然要减少投资、减少消费,经济增长速度一定会往下调整。但是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已经非常低了,如果要把经济增长率再往下调,失业率必然增加,失业率现在已经很高了,在这种状况下,就很难去推行结构性改革。 所以总的来讲,中国未来几年的经济增长,外部环境会相当不好。在这种状况下要谈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看中国内部经济增长的动力是不是够。 从内部的增长来讲,就是中央在好几年的经济工作会议中都提到的,要适度扩大总需求。但是跟国外比较,我们可以在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结合国内的结构性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中有五大内容: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我们完全可以在适度扩大国内总需求的时候,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中的补短板结合在一起。而且只要和补短板结合在一起往前推进,就会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有利的条件。 适度扩大国内总需求有两部分:一个是消费需求;一个是投资需求。中国经济的增长前景跟发达国家比较起来的不同点,发达国家在经济疲软的时候也应该去搞投资,但是发达国家的产业已经在全世界前沿,当它有产能过剩的时候,很难找到投资机会,即使有3D打印、电动汽车,一两项投资也不足以拉动整个经济,但中国可以产业升级的空间非常大,外国的基础设施普遍都有了,无非就是老旧一点,老旧基础设施的投资是挖个洞、补个洞,效率不高。发达国家环境普遍好,发达国家的城镇化也完成了,所以发达国家很难找到好的投资机会,我们还有很多好的可以投资的地方。 投资需要钱,这点我们也是有相对优势的。,现在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积累的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7%,其中17%是中央,40%是地方。而发达国家或是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政府积累的财政赤字普遍超过100%,就代表我们的财政政策可利用的空间比其他国家大得多,可以用一些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撬动投资。 第二,不仅是政府的财政状况相对好,我们的民间储蓄还占到国内生产总值将近50%,这在全世界是属于的国家之一。所以可以用政府的钱,撬动民间的投资。 第三个资金方面的优势是,要进口技术、机器设备原材料等,我们还有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在全世界是多的。所以把这些有利的资源用起来,我们应该可以保持适当的投资增长率,这一点是中国跟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不同。 所以在这种状况下,我相信我们可以保持一个合适的投资增长率,有了投资增长率就会创造就业,就业就会保持在比较高的水平。就业好,家庭收入的增长也会比较快,有了比较快的收入增长,消费增长也会比较好。投资跟消费都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我相信我们可以达到“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平均每年6.5%以上的增长。 (责任编辑:李春晖)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东莞全自动振动研磨机
大人衣服
婴幼儿早教教具
不锈钢盘管
天津Z型钢
儿童玩具小木马
小孩经常感冒
孩子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宝宝咳嗽发烧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