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中国尿疗协会会长自称喝尿22年没喝的没发

2018-11-06 09:15:19

“中国尿疗协会”会长自称喝尿22年:没喝的没发言权

成都商报首席王毅武汉报道

质疑一

媒体报道,不少医学专家都谈到喝尿无益,甚至有害。

回应:没喝过尿的没有发言权,喝尿不需要钱,要是人人都明白了喝尿能治病,谁还去找医生看病?

质疑二

曾有人指责,“中国尿疗协会”鼓励会员喝尿,主要是为了推荐蜂胶素等产品。

回应:不同的病喝尿的方式不一样,有的确实要用蜂胶素,但只是在香港帮会员代购,而不是代销。

有人不仅喝尿治病,甚至还在香港注册了“中国尿疗协会”,有媒体报道后,会长保亚夫和他的“中国尿疗协会”火了。保亚夫说,他接受采访的档期安排很满,并拒绝了一些采访。

“档期”并非他拒绝采访的原因,他说,“主要是担心负面”。中国尿疗协会宣称喝尿能治疗骨折、口腔溃疡、便秘、外伤等,甚至帮割过肺的肺癌患者长出新肺。这些“神奇”的功能虽遭到众多医学专家的反对,但尿疗支持者却坚持己见,他们称“医生没喝过尿,没有发言权”。

执拗的保亚夫和他的“中国尿疗协会”,让人们联想起近期被爆出的各种大师,甚至有邻居都指责:“骗人的。”

采访“中国尿疗协会”会长

“没喝过尿的没有发言权”

结缘

听人说个案例于是喝了22年

79岁的保亚夫,退休之前是武汉冶金设备制造公司的领导,他自称喝了22年尿,并一直研究“尿疗”,也是“中国尿疗协会”的会长。接受采访时,他还不忘反复“提醒”:他要告攻击尿疗协会的媒体;还曾写信给某反对尿疗的央视着名主持人,“让这个主持人下不来台”。

保亚夫说,1992年,他便秘、口腔溃疡、容易疲劳、视力不好,因此开始喝尿。他给媒体介绍的“与尿结缘”的经历是:1972年,他在火车上偶遇一位从香港回武汉的老头,老头身体很差,是找在武汉工作的儿子阿专回去继承遗产的,恰巧保亚夫认识阿专,遂熟识。20年后,他从阿专处打听到,当年奄奄一息的老头,因为喝尿不仅健在,身体还很好。保亚夫深受影响,在阿专的劝说下,也开始喝尿治病。

保亚夫描述的传奇故事,以及他对“尿疗”疗效的宣传都已很难求证:喝尿一天后,就不便秘了;两周后,口腔溃疡好了;6个月后视力改善;9个月长头发;1年多,也不疲劳了。

保亚夫认为,喝了几天治口腔溃疡的药都没用,还没有喝尿治疗效果好。他称,喝尿、研究尿疗使得他退休后找到了第二春。[1][2][3][4]下一页执拗

他认为喝尿好不好是学术争论

媒体报道中,不少医学专家都谈到喝尿无益,甚至有害。保亚夫对此却不屑一顾,他坚持自己是对的,“没喝过尿的没有发言权。”他认为,“尿疗”不同于中医和西医,因此“他们都不懂,瞎说”。他甚至这样解释医生反对的原因:“喝尿不需要钱,要是人人都明白了喝尿能治病,谁还去找医生看病?”

他甚至自认为,“医生说喝尿不好,我们说好,这是学术争论”。

保亚夫1955年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地球物理专业,毕业后从事核工业原料的勘探生产工作。虽然和医学无关,但他认为,1978年后,他在钢厂从事过环境研究,因此也算与人体医学打交道。

他自认为是研究尿的专家,见到人能滔滔不绝引经据典地讲10几分钟关于尿液的成分、好处等。“上世纪90年代,我花了6000元钱,给国内外很多专家写信索要资料,发现尿液有102种成分,而有的专家只知道50多种。现在我已经知道尿液有1000多种成分。”保亚夫有一套自己的理论。

执拗,是有的人对保亚夫的印象。他也承认。1978年,在湖南涟钢研究所工作时,他坚持认为当副所长可以搞科研,因此拒绝当所长。

有媒体报道柳州曾有人喝尿治病,导致误诊,重庆有人喝尿喝出尿毒症。这些反对的声音,也极大地刺激了尿疗支持者。“我们去找报道的媒体和当地政府吵,要让他们提供证据,非要搞清楚。”

保亚夫认为,“尿疗”不仅是喝尿,还有量、饮用时间、饮用方法等要求。喝尿本已不可思议,却还有这些“标准”,对于这些标准是如何制定的,保亚夫说,是他们骨干成员长期总结的结果。

揭秘“中国尿疗协会”

协会实是公司,被指推销产品

2008年,“中国尿疗协会”在香港注册,保亚夫是创始人。由于保亚夫没有香港居民身份,注册人为协会内另两位香港居民。保亚夫说,他们的组织很松散,每人收20元会费,用于组织活动,有时会发放关于尿疗的资料。但会员有两个必需条件:喝尿、宣传尿疗的效果。

保亚夫说,他不是国内个喝尿的,但对尿疗的效果宣传很多。他解释组建协会的原因是,他喝尿有了效果,于是告诉身边的人,身边的人再传播,于是多个省市都有人效仿,尿疗的知名度越来越大。

见有人对他表述的这一扩张方式怀疑时,保亚夫又强调,“就是这样的”。

公司无法人资格,会员有千亾

1994年,在喝尿2年后,保亚夫就准备成立“中国尿疗协会”。他称,当时已在27个市县有响应者,但民政部门、卫生部门都未同意。保亚夫的解释是:一是,时机不好;二是,“他们不懂,没人管”。前一页[1][2][3][4]下一页依照武汉当地某媒体报道,保亚夫称,“中国尿疗协会”2008年起在香港注册登记、被特区政府认定为“非牟利性民间团体,属公益性事业”。经人民调查,实质上只是香港一家合伙经营的无限公司,无法人资格,也并不存在所谓的政府认定资格。

他有些激动地告诉成都商报,他们是“公司式协会”。他称,自己不是宗教,所以不需要找香港警务处申请审批,因此申请了公司。“在证书上有‘法团所用名称:中国尿疗协会’,有‘法’字还说我们是非法的吗?”他想了想又说,“说我们没有法人资格?香港根本就不讲法人”。

保亚夫的解释虽然语气理直气壮,却无法弥补内容的苍白。关于他给武汉某媒体介绍的“非牟利性民间团体,属公益性事业”。他的解释是,“我登记注册时,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问我是盈利的还是非盈利的,我说是非盈利的。至于别人怎么写,你去理解”。

有媒体报道,痴迷尿疗者有10万,但保亚夫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称,这并非是他说的数据。他称,在尿疗协会有过登记的有1000人左右,人数在400到1000之前浮动,大多是老年人,但有的已经失去联系,经常参加会议的有百人。然而,保亚夫认为,10万人的报道不是多了,而是说少了。他称,自己在某媒体上看到有1000万人。但他也说,“有的人喝尿又不会对外说”,因此自己也没法考证。

坚持锻炼身体好,却称是尿疗效果

在介绍尿疗人群时,保亚夫总会提及曾经参与的各种老领导。他也承认,这样宣传效果更好。

保亚夫声音洪亮,身体精瘦而干练,说话条理清晰。6月30日,他骑着自行车赶到与成都商报约定的采访地点,动作轻盈。他每天早上锻炼2小时,跑步2公里,在单双杠上做五六个收腹90上杠。他自认为,这一动作连一些年轻的体育老师都没法做。

然而,他却并不承认身体好的原因是锻炼,他认为,喝尿有很大的因素。喝尿、体育锻炼、合理膳食是他的排序。保亚夫说,他喝的是自己的尿。次喝尿他只喝了50毫升,此后喝的量越来越大。现在他坚持每天三杯尿,一共五六百毫升,并用尿洗眼睛和擦脸。他自称,22年来,他没感冒过,以前的便秘、口腔溃疡也都好了,眼睛看得更清了,脸上也没有老年斑。

被尿疗者传播较广的“功效”是:有人肺癌早期手术后,肺一直没有长全,喝尿半年就长好了,“你说神奇不神奇”;还有人多根肋骨骨折,住院期间私下不断地“尿疗”,恢复速度连医生都感到惊讶。

这些神奇的病例更是无法考证,但在讲完这些“神奇”后,保亚夫也承认,“这些都是个案,小概率事件,不值得宣传”,这位老牌大学生此时比一些狂热者显得理性许多:“我主张尿疗、心疗、食疗、体疗结合,尿疗不是万能的,我们不排斥其他疗法,但尿疗的效果是不能否认的”。

保亚夫认为,尿疗协会宣传的案例是经过“审查”的,他介绍的审查办法是:尿疗协会专家委员会由9个人构成。审查的方式由保亚夫等人根据自己的理解制定。

有的尿疗协会成员对尿的推崇达到狂热,常人听后难以接受。据他们介绍,洗干净的蔬菜要用尿泡一泡再炒,做米饭放的不是水,而是尿。

尿疗者也并非都能说服家人如此痴迷。保亚夫说,他们家除了儿媳妇没用过尿疗,其他人都试过。小孙子在一次身体不适后,保亚夫偷偷用了尿疗,他称效果很好,但他也说,全家长期喝尿的,只有他一人。前一页[1][2][3][4]下一页被指推销产品,辩称是代购

曾有人指责,“中国尿疗协会”鼓励会员喝尿,主要是为了推荐蜂胶素等产品。保亚夫说,不同的病喝尿的方式不一样,有的确实要用蜂胶素,但他认为,他们只是在香港帮会员代购,而不是代销。他自称,到目前,一共“代购”三五十盒,每盒180元,“这叫什么谋利”。

保亚夫不断给成都商报重复的是,“合法的怎么样,非法的怎么样,我干什么违法的事了,又不干坏事。我们就是一群老年人,吃自己的饭,花自己的钱,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来指责我们?”

从媒体上看到“中国尿疗协会”喝尿治病的宣传后,平时不认识保亚夫的邻居们围在一起,听说有人要找“尿疗协会”,赶紧制止说:“骗人的,喝尿能治什么病,这和张悟本都一样”。

科学的角度

看一看

□尿液有那些成分?

健康人的尿液中除了水分(约占95%)外含有尿素(9.3g/L)、氯化物(1.87 g/L)、纳离子(1.17g/L)、钾离(0.750g/L)肌酐(0.670g/L)以及少量其他有机和无机化合物。

□有微量元素?

尿疗倡导者们提及尿疗的好处时认为:“尿液中含有多种人体所需微量元素,还含有一种叫尿激酶的物质,这种酶对各种疾病均有治疗、预防作用。”的确,尿液中含有若干种微量元素,但大部分是人体代谢出的有毒有害物质,如尿酸、尿素、肌酐、酮体、胆色素等。尿液中即使有少量有用成分如蛋白质、氨基酸,那也只是肾脏在过滤、重吸收时漏掉的极少部分。

□尿激酶可治血栓?

尿液中的尿激酶确实有治疗血栓等栓塞性疾病的效果,临床上使用的尿激酶药物也正是从健康人尿液中分离得来。有人会说:“反正医院用的尿激酶也是从尿液提取,那喝尿和吃药也没多大区别,大不了喝尿多喝了点毒素,只要能治好病,还是划算的。”基本的生物学知识知道,尿激酶作为一种蛋白质,如果口服,在人体消化系统中会转变成氨基酸,从而完全失去其作为酶的功效。正因如此,临床上使用尿激酶药物都是通过静脉注射。尿疗倡导者提倡的通过口服尿液摄取尿激酶的结果是:患者摄取不了尿激酶。

□《本草纲目》记载了尿疗?

据《本草纲目》记载:“小便性温不寒,饮之入胃,随脾之气上归于肺,下通水道而入膀胱,乃其旧路也,故能治肺病引火下行……”。

不可否认,《本草纲目》是一部伟大的着作,但《本草纲目》固然伟大,受限于当时的科学技术发展水平,也有历史局限性。

医生的角度

谈一谈

中医说

中医确有记载尿可入药

“中医中确实有用尿的做法,主要是用作药引子。”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健康保健中心主任韩兴军指出,中医经典中确实有关于尿的相关记载,但他表示中医指的主要是“童子尿”。

韩兴军表示,这里的“童子尿”并不是通俗意义上的没失童贞“童子”的尿,在他看来,用作药引子的“童子尿”应该是指,没有用过辅食的婴儿的尿液。

中医认为小孩由于肾功能没有发育完全,排出的尿液中会留有蛋白质成分,可以将其中有用的成分提炼出来作为药中的一剂配方,尤其是没用过辅食的婴儿的尿中含有的毒素会很少。但韩兴军表示,即使尿液有医用价值,也不能靠喝尿保健,这不符合中医理论。

西医说

不能治病,可能致病

“尿液是人体排泄物,有很多毒素啊!”齐鲁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史本康说,尿液成分是肾脏代谢的产物,“要不然为什么尿毒症患者,需要进行血液透析来排出有害物质啊?”

“疾病患者的尿液还可能含有更多的有害物质。”史本康说,癌症患者的尿液中甚至还可能有肿瘤细胞等。据了解,尿液中约有5%为含氮废物,大部分是尿素,其余95%是水。尿液成分复杂,还含有尿酸、肌酐等,若在病理状态下,尿液中还会含有糖、蛋白、红细胞、白细胞、酮体等。据齐鲁晚报

原标题:在他们的世界里有一味神奇的药:尿

原标题: “中国尿疗协会”会长自称喝尿22年:没喝的没发言权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3][4]

新加坡拍卖会
玉疗养生
优质智能锁厂家直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