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回到孔子,认识自己

发布时间:2018-12-18 10:37:53 编辑:笔名
回到孔子,认识自己 大圣人、丧家犬、绊脚石还是乱炖的心灵鸡汤?当下我们对孔子的观感,多少有些复杂。

历史的迷雾、外在的标签让圣人面目变得模糊。

可当我们行走于世、做人做事,却又分明时时感受到他留下来的情感逻辑与行为准则,这或许就是强大的民族心理积淀。

套用现在一句流行的话:“你爱或者不爱,他都在那里,不悲不喜。

”而事实上,从古至今,无数志士仁人,正是在与这位先贤的对话中,寻找安身立命之所在。

眼前这本《论语与人生》,便是这样一种尝试。

作者夏海先生的阅历有着深深的时代烙印,“文革”时期上中小学,上山下乡时工作,恢复高考初期上大学,工作几十年见证并参与了中国的剧变,如今这一代人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岁月积淀下的人生厚度,时代磨砺出的难得静气,有这样的人生经历,和孔子对话就变得朴素而有力,直指人心。

正如作者在书中的自陈:“窗外月光如银,室内青灯相守,在这一时刻捧读《论语》,细细品嚼孔子关于人生的思考,真是一种无上的享受。

”于枯坐中遥领圣贤之音,作者没有“独乐乐”,而是真诚地献出所得,以期“众乐乐”。

与圣贤对话殊为不易,要穿透许多诸如时空、文化的阻隔,还要克服沉浸于自我诉说的诱惑。

古人可采取的方式大概可分为“六经注我”与“我注六经”两类。

前者重发挥,以阐释自己的观点为主;后者重还原,以考据注释为己任。

夏海先生选择的方式或许正暗合了夫子“执中”的理念——他以《论语》注孔子,并把自己的人生感悟作为注脚。

这种个人化的解读方式,让本书文本出现出难得的诚意——既不会任由恣肆、不着边际,写成无可无不可的心灵鸡汤;也不会泥古不化、胶柱鼓瑟,成为皓首穷经的老学究。

中国文化有重整体、重感性、重直觉等特质,如《论语》中所显现的,孔子喜欢用简短而有力的句式来表达深邃的哲理。

这为后人解读既制造了麻烦,也留下了空间。

本书中有大量情感充沛的语句,如“闲来读《论语》,不时感到和风徐来,和蔼生成。

”“近读《论语》……胸臆间不时涌起对父母虔诚的孝敬之心和浓郁的感恩之情。

”等等,这也向读者昭示了作者的努力:以中国特有的审美直观的方式走近古圣先贤,这是一种融合了感性与理性的思惟方式,由于契合了中国文化的特征,也是习得传统文化的重要法门。

因而作者也收获颇丰:“渐渐地,一个比较清晰、完整的孔子形象矗立在我的眼前。

” 作者看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孔子?显然,夏海先生想对话的是一个人,不是牛鬼蛇神,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如神偶像。

不管是封建时代被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