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大汉诤臣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17:39 编辑:笔名

一、顽劣少年  很久很久以前,泱泱华夏大地上出现了一个臭名昭著的王朝——秦。秦朝的代,始皇帝嬴政,颁行了一系列上逆天理、下欺万民的严酷政令,动不动就要死人发火的。弄得普天之下谁都不敢乱说乱动。人都成了会说话的牲口。书也烧了,儒也坑了,长城也修了,何愁嬴氏天下不长治久安?!何愁大秦王朝不永固千秋?!……可是,这只是始皇帝老人家一厢情愿的黄粱美梦罢了。不过短短几十年,嬴氏的家天下刚开了个头,便刀光剑影,分崩离析了。从陈胜吴广首举义旗,到刘邦项羽逐鹿中原,其间豪杰并起,群雄争霸,盗贼横行,民不聊生。真的是有如阴惨惨的阎罗世界!就在原楚国地界北部的汝南郡某里某村,有个穷极无聊的庄稼汉,失其名字,人称袁老汉,见这兵荒马乱的,实在活不下去了,就纠集一帮穷汉,拖枪拽棒,弃家入山,做了杀贫济富的绿林强盗。当时天下一片混乱,政府机构几近瘫痪,应付各路义军的攻城掠地尚且无能为力,哪还有余力来管这些强盗流寇?袁老汉一伙落得“大秤分金银,大碗吃酒肉”,逍遥自在,好不快活!  经历了十几年的混乱征战,以一个无赖亭长的家底起事的刘邦刘老三,在这场惊天豪赌中,一时鸿运当头,强势胜出,赚了个盆满钵满,南北六国,东西九州,尽数收入囊中,开启国号大汉。高祖六年,先定都山东定陶,旋即移居河南洛阳,正式定都长安。全国上下各级政府机构迅速设立起来。如此一来,袁老汉一伙日子不好过了。彼时浑水摸鱼,天不管,地不收,异常自在;而此时,汝南郡不仅来了郡守、县令,还有镇守的官兵,要是跟袁老汉一伙认起真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袁老汉还算识时务,将山寨财务尽行表散众人,劝其各自回乡,做个大汉朝的太平子民。各郡县通衢都张贴了安民告示,一切匪类人等,只要从良,均可既往不咎。  袁老汉遣散众人后,自己却并未回去安居乐业。他想,就算是暴秦所逼,毕竟自己是匪首,伤天害理的是干了不少,官府说得好听,但到时候不一定放过他。于是,他来了个脚底摸清油,溜之大吉!  袁老汉家也没什么多的人了,也就一个老妻张氏,一个十来岁的小儿子袁盎。他的大儿子袁哙,早几年不愿跟父亲上山,耻与山贼为伍,拖了根哨棒也不知去了哪里,人海茫茫,险象环生,是死是活,那还两说!袁老汉携妻带儿,趁着天黑,一程乱奔,漫无目标,只求远离汝南郡,远离他曾经得罪过人的地方。一路晓行夜宿,跋山涉水,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袁老汉一家实在累得不行了。同时,袁老汉估摸着此地离汝南郡总有几千里路了,可以万分肯定地说,这里没人认得出前山大王来了。于是,全家停了下来。他们环顾四周,但见山清水秀,土地肥沃,是养活人的好地方。经过打听,此处已是咸阳地界,城东三十里,地名叫安陵。三人进了安陵附近的丁村,掏出从山寨分得的黄白细软,买田建房,安顿下来,过起了平安踏实的农耕生活。  袁老汉生性乐观,豪爽大方,他很快就有了不少布衣朋友。例如,东村的棓先生,是个前秦宿儒,当过几年地方官,尤其精通易经八卦。他的儿孙们都在战乱中先后丧生。他抱定一臣不事二主的信念,不愿再度出仕为官,仅靠给人看相测字弄几个饭食钱,生活清苦,却也安逸。袁老汉农闲时就去跟棓先生下象棋,每次去总是整框的萝卜白菜或一二斗小米蚕豆带过去,接济老先生。小儿子袁盎是棓先生家的常客。棓先生曾主动免费给袁盎卜卦后说,此儿绝非凡品!位逼三公,统领九卿,那是一定的。袁老弟可不要耽误了此儿哟!  袁老汉却是一肚子苦水,说,老先生有所不知。小弟我不说家底殷实,腰里也还颇有些黄白之物。送他去学馆念书,不仅自己不好好读,还打扰别人。几家学馆的先生都上门告饶,把他退了回来。这不,十一二岁了,断断续续读了几年,连个“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都背不完!  棓先生说,那他现在……  袁老汉说,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呼朋引类,打架斗殴。不成器得很!  棓先生说,那你就把他交给我管教几年如何?  袁老汉说,只要先生不怕麻烦,那不过了。我明天就设拜师宴,束修(古时指学费)那是定然不少的。  棓先生笑道,袁兄弟见外了。你给我的接济太多了,还要什么束修?再说,老朽我许久不曾卖弄学问了,遇到这么好的一个苗子,正中我的胸怀呢!  于是,行过了拜师礼,小小少年袁盎便交到棓先生家去了。  一到棓先生家,看着那满屋满架的竹简、帛书,袁盎头就大了,说,先生,我平时爱来你家玩,是看你和我爹下棋。你要是让我读书,我却是很头痛,这可怎么办呢?  棓先生说,你小孩子家家的,总要学些安身立命的的本事嘛。  袁盎说,安身立命不一定要读书嘛。我听人讲,高祖皇帝也识不了几个字。还有那些冲锋陷阵的大将军,光靠“之乎者也”怕是打不了胜仗呢!  棓先生笑道,我知道你想学什么了。——我教你练搏击术,如何?  袁盎问,什么搏击术?  棓先生说,就是摔跤术、相扑术,简单点说,就是打架的本领。  袁盎摇摇头说,我长大了要当将军的!大马金刀,强弓硬弩……  棓先生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说的那是打仗的将军,是武将。我要教你做打架的将军,是文将。高祖刚刚定鼎天下,哪还有什么大战好打?你做个文将,今后还是可以登堂入室,做朝廷的大臣呢!  袁盎说,有点意思!那你就教我搏击术吧。看来当朝廷大臣肯定也不错!……不过,你一个老老的儒生,怎么教我?  只见棓先生从座位上一跃而起,一套拳术刷刷刷地演练起来。看得袁盎眼花缭乱。那些动作刚劲有力、快捷灵活。袁盎高兴地拍手笑道,好!好!我就学这个!  棓先生收势敛气后说,要学这个可以,不过我是有条件的。每天先习文一个时辰,写字、诵读,随你的便,我不逼你学多好,但必须学。另外,弓刀骑射也要学些。  袁盎说,行行行。  袁盎在棓先生家学习几年,收获非小,不仅一手小擒拿近身格斗学会了,弓马骑射也不错。另外,袁盎的《诗经》《论语》等经典文学知识也进账不少。棓先生仿效孔夫子的“因材施教”,按照袁盎的脾气、喜好,潜移默化,一点点把文武的知识灌输给他。  袁老汉高兴得不得了。巧的是袁老汉一日去咸阳办事,听人讲说,高祖麾下大将军、钦封绛侯的周勃手下有一校尉名叫袁哙,汝南郡人氏……他几经周折,见到此人,果然是自己的长子袁哙!父子少不得一番伤感。袁哙当年离家走出汝南郡,随便投奔了一支义军,南征北战,颇有些战功,竟受主帅周勃的赏识,录为校尉。高祖定鼎天下,袁哙随之从定陶到洛阳,继而又到咸阳驻防。这长安,乃是大汉丞相萧何奉命,在咸阳古城南十余里处重新督造的一座新城,作为汉朝的首都。咸阳故城早被项羽一把火烧得面目全非,繁华尽除。周勃所领的北军正驻扎在咸阳故城,号称“执金吾”,负责京城长安北面的防务。袁哙业已成家,娶妻王氏,生子袁种也是十岁上下了。袁老汉将一家三口自汝南郡出逃情形讲述一番。父子俩有叹息一会,约定日期,同到丁村欢聚。  光阴易逝,时序飞转。袁盎与棓先生约定的三年学期已满,可他仍然多数时候在棓先生家打滚,修文习武,不亦乐乎。  年轻人一般都心高气傲,喜欢卖弄。袁盎十七八岁了,自然也不例外。在丁村、东村等附近几个村的年轻人中,袁盎以文会友、以武会友,结交了不少惹是生非之徒。近在咫尺的安陵是袁盎等人常去之处。安陵,原是秦帝葬身的陵园,方圆几十里,有两三丈高的石墙依山势地形而建,围成了一个大园子。汉高祖迁都长安后,安陵便摇身一变,从秦陵转为汉陵了。刘氏皇族的人离世、有功大臣战将殁后,大多安葬此园。但也有例外,如高祖刘邦、吕后葬长陵;后来汉文帝葬霸陵;薄太皇太后葬南陵。几十年后,担任九卿之首太常之职的袁盎被人行刺身亡,也被汉景帝特许,葬于安陵之内。此是后话。安陵石墙高大坚固,仅南北两座大门,称“安陵城门”,有兵卒守卫。袁盎等人去安陵,就是赌狠,如何不被发现而进入陵园禁地。他们徒手攀登,或飞或纵,总有办法越过墙去。  一日,袁盎等人在园内玩耍被守兵发现,遭到围追堵截,终被抓获。追捕的兵丁,还有几个被袁盎打伤。安陵尉十分震怒。此事可大可小。若将袁盎等人交给守护京畿的执金吾或掌管三辅重地行政的京兆尹,他们必死无疑。安陵毕竟是“中央直属单位!”好在袁老汉为人慷慨,与各路神仙都有交情。接到安陵尉的传话,他惊得魂飞魄散,赶紧携带重金,前往安陵,赔礼道歉,承担一切损失。安陵尉这才看在老爷子面上,将这一干不知死活的毛小伙交由安陵亭长从轻发落。袁老汉千恩万谢地去了,但在亭长那儿少不得又要花上一笔银子了。回到家,袁老汉罚袁盎跪了一夜。袁盎虽浑,但他是个孝子,父母尊长,他从不忤逆。  为了闯安陵之事,棓先生把袁盎专门叫去谈话。棓先生说,袁盎啊,我教你功夫,不是让你去逞强赌狠。你将来要出入朝堂,面对天子,独当一面的。如此不知规矩,那可不行啊。记住,皇家的一草一木都大于天!……你胆大不要紧,如果弄得累及父兄、株连九族,那你于心何忍?我罚你在此研习《礼记》一个月,行不行?  袁盎说,听师傅的!  二、暗种祸根  一个月的时间里,棓先生给袁盎详细讲解《礼记》,使他明白了许多为人处世的的道理,明白了尊礼守教的重要性。这对他一生为官都起到了作用。  袁老汉认为必须给袁盎找点正经事做,让他快点成个家。否则这匹烈马不知还会闯出什么祸来!袁老汉给了袁盎一笔钱,叫他去找已调回京城的兄长袁哙,帮忙弄个差事做。就是投军,也不失为一条生存之道。袁盎去了长安,在兄长袁哙家一住就是半月,由侄子袁种陪伴着,玩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侄子袁种仅仅比袁盎小两岁,头脑、学识似乎比袁盎更胜一筹。只是要论起武功来,袁盎这个做二叔的就当仁不让拔头彩了。叔侄二人兴趣甚是相投。  一日,袁盎、袁种两人从皇城外走过。袁种说,什么时候到这宫禁里去玩玩就好了。  袁盎说,我迟早要从这里大摇大摆地进出的!  袁种警告说,小声点!现在是吕后专权,诸吕得势,气焰十分嚣张,担心让人侦听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袁盎说,哼,怕事的就不是好汉!我明天就进一个你看看。  第二天,袁盎并未向兄长袁哙秉明,径直往吕禄大将军府去了,竟被顺利录用为家丁。吕禄乃是吕后的内侄,协助吕后纂夺皇权,铲除异己,封将封王,权势倾国。当了吕禄的家丁,出入宫门,自然不在话下了。  袁哙知道此事后,气急败坏,懊恼不已,怨道,这个不懂事的楞货!  那时吕后重病,很多高祖刘邦的旧将正密谋反吕扶刘,蠢蠢欲动。这个时候进吕家,会有好果子吃?!袁哙赶紧将此事告知乃父。袁老汉也吓得没了主张,只得去求棓先生卜卦。棓先生让过茶后,没事人一样只顾笑谈。袁老汉却是心急如焚呢。棓先生胸有成竹地说,吉人自有天相。袁盎终究要出将入相的。老友不必惊慌。  果然,一年之后,政变发生。以陈平、周勃为首的刘邦旧部突然发难起事,率兵入宫,把吕氏家族的人,无论男女老幼,杀了个干干净净。吕禄、吕产等吕氏头目自然首当其冲。至于头目的家丁、喽啰,大多罚作官奴。有作恶害人前科的,一律下狱从军;少量无辜者遣返原籍。袁盎属于后者,因为进府时间不长,没做过什么坏事,属于被遣返之列。袁盎灰溜溜走出吕禄的大将军府。当朝太尉、北军统领、政变总指挥周勃扬言,这些人,官府将永不叙用!  袁盎总算侥幸,毫发无损地回了家。袁老汉后怕之余,也不敢再叫此儿去京城谋什么差事了,打定主意让他接过自己的犁锄,做个老老实实的庄稼人算了。母亲张氏,委托媒人,到处给小儿子物色对象,要让他尽早成家。  对于父母大人的安排,袁盎未置可否,只是让他下地干农活,实在勉为其难了。犁如何扶,锄如何使,他一律不知,更不要说分清五谷杂粮了。袁老汉跟棓先生闲聊起来,不免摇头叹息,原指望此儿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哪知竟是这么个废物!  棓先生对自己的卜卦深信不疑,劝慰袁老汉说,他是干大事的人,当然不会做小事啦。他是时运未到。他是你们老袁家名列青史的人物呢!  某日,袁盎被旧时的三五个“武友”邀去打猎。一帮人架鹰牵犬,直往安陵以东的大山里去。闹哄哄地玩耍了大半天,他们一只猎物都没打到,便开始寻找下山的官道。原来,从长安到潼关,再进中原,有官道通往深山深处。他们穿过阴森的丛林,翻越嵯峨的山岭,终于看到了官道,同时也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情景。  官道上,几十个蒙面持刀的强人截住了几个过路行人,要搜刮钱财。袁盎等人躲到大石后面,想见机行事。只见一个歹徒头目用刀逼住一个年轻书生说,交出钱财!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要老子搜? 共 33538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睾酮异常?别怕,试试这些治疗方法
哈尔滨的专治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上一篇:夕阳见闻

下一篇:叶落泪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