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符道第五百四十章交易风波

发布时间:2020-01-25 06:31:29 编辑:笔名

符道 第五百四十章 交易风波

“九宫魔铁,哈哈哈哈,真的是九宫魔铁,”

望着转身离去的石飞羽,柜台里的老者心中难以抑制的狂笑起來,

这种东西别说是一株八品灵药,就算是十株也难以抵得上它价值,

从远古流传下來的九宫魔铁可是用來收藏为贵重之物,而它一般都是价值无法估量的存在,

站在柜台里的这位老人相信,只要将其想办法打开,里面的东西会让人疯狂,

要知道,即便是在远古时期,九宫魔铁的数量都极为稀少,能被它用來收藏的东西,不用想也会知道有多珍贵,

在他心头充满狂喜时,早已转身离开的石飞羽,却在咧嘴偷笑,

这块儿九宫魔铁还是他当初从天古荒域玉湖城拍卖会上所得,当时在九宫魔铁之外,还包裹着一层血炎密铁,用來伪装,

等将其打开之后,在九宫魔铁内放着的,乃是一种玄级神魂功法,玄阴真经,

不过这种玄级神魂功法,早已被石飞羽修炼,而九宫魔铁之中,如今什么都沒有留下,

低头看着紧握在自己手中的漆黑玉瓶,石飞羽不由得摇了摇头,

天煞毒沙固然稀少,却也不值八百万源币,柜台里的那个老家伙显然是看自己年轻,就像狠狠的宰一刀,

心知自己的眼力比不过常年做灵药买卖的那位老者,而这位老人又想趁机狠狠坑自己一把,石飞羽便逐步给他设下了圈套,

先是取出一些价值不高的灵药,装出一副毫无心机的假象,再趁机拿出早已被自己开启过的九宫魔铁随手放在灵药堆里,才把能够换取一种灵药的龙血古藤取出,來跟对方谈价,

其实从一开始,石飞羽就在诱导那位老者,让他对自己放松警惕,逐步掉入圈套之中,

很多时候有人遇到这种情况,会在谈价格的时候随便抓起一把,装作自己吃亏的一点补偿,实则里面有令人眼红的东西存在,

但是这个方法在这里却行不通,尤其是在田园古月这种大型灵药商场内,所有售卖之物,都以经过层层严格赛选,又岂是随随便便能够混走的,

不过石飞羽却用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办法,反其道而行,将天煞毒沙顺利的弄到了手,

一株八品龙血古藤再加上一块儿早已被打开过的九宫魔铁,以及几株不值钱的低阶药材,终换來的却是两种举世难寻的八品罕见灵药,

等到那位老者找到打开九宫魔铁的方法之后,自己早已不知身在何处,就算他想要反悔,也只能自食苦果,

“让你坑,”

随手将两种罕见灵药收入空间囊,石飞羽嘿嘿一笑,刚要继续寻找,却发现东门凝珠正在与人争执着什么,

眉头微皱,快步走了过去,沒等开口,那位与东门凝珠争执的人便戏谑道:“要我让给你也行,但是你必须拿出让我满意的东西,”

说着此话,却见这个人用一种垂涎的目光打量着东门凝珠,嘴角挂着一丝坏笑,

这种调戏如果换做以前,东门凝珠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但此刻的她却出奇沒有动怒,而是冷哼道:“请你放尊重点,这件东西本就是我先看上的,你只不过是趁我付钱抢先拿走,”

“呵,你先看上就是你的么,按照这种说法,那我现在看上了你,你是不是也得跟我走,”

戏谑一笑,站在他对面的少年嘴角上翘,不由得摇了摇头:“还是那句话,想要,就拿出让我满意的东西,否则……”

“否则怎样,”

眼神微沉,东门凝珠似是真的急需此物,竟是一反常态,接连与陌生男子开口,

“否则我就把这件东西买下來,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咱们再谈,”

对面少年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她绝色容颜上扫视着,终未能说出狠话,而是换了个相对平和的方式引她上钩,

“是么,”

但东门凝珠的脸上,却突然露出一丝轻柔笑容,随之淡淡的道:“希望你不会后悔这个决定,”

“什么意思,”

那位少年显然不懂她为何会这样说,脸色一沉问道,

“飞羽,有人欺负我,”

不料东门凝珠却沒在理会他,而是直接将目光转向了站在他背后的那个人,

砰,

话音未落,早已來到附近的石飞羽,手掌就以拍在了少年肩头:“小子,你有种,你真的很有种,居然连她都敢调戏,”

这一掌看似平常,但石飞羽手上蕴含的恐怖力道,却差点那位少年肩胛骨都是震碎,

剧痛侵袭之下,少年脸色猛然一变,打算闪身从手掌之中挣脱而去,

可石飞羽又怎会轻易放过他,搭在他肩头的手掌五指陡然紧握,猛的将其锁死,逐而冷笑道:“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这个,乖乖东西交出來,若敢说半个不字,我立刻废了你这条手臂,”

“你……你是谁,”

直到此刻,少年都未曾看到站在他背后之人容貌,只觉得一股冰冷杀意将自己笼罩,连心神都是为之颤抖不已,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抢去的那件东西,”

紧握其肩头的五指,猛然加大力道,站在附近的东门凝珠,甚至能够听到一阵骨骼悄然碎裂的咔嚓声,

这个家伙的修为虽然达到分神境中期,不过敢在这里调戏出言不逊,真不知道他哪儿來的胆子,

要知道在这座巨大的商场内,可是有着不少强横气息存在,

若非不想惹事,无需石飞羽动手,东门凝珠就早已一掌将其拍死,

但在这如果惹出什么乱子,必然会惊动商场背后的势力,到时候又要免不了一场麻烦,

石飞羽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沒有当众动手,而是用这种方式给他一个警告,

随着五指力道逐渐加大,站在那里的少年脸色越來越白,豆大的冷汗更是顺着鬓角不断低落,

“拿……拿去,”

再度坚持片刻,少年终于咬牙妥协,将抓在手中的一株五色之花扔给了东门凝珠,

“陨岩万圣花,”

看到这株五色之话,石飞羽就以明白她为何会如此着急,不由得摇了摇头,将那位少年松开,

刚被松开,少年就以跳了起來,随之撒腿便跑,

逃跑中,只见其突然转身,用手指着石飞羽的鼻子,怒道:“小子,你有种就在这里等着,我去拿兵器,”

对于这种威胁,石飞羽却懒得理会,自己不是对手,无非要去寻人前來找回场子,还能如何,

“两位,这株陨岩万圣花我不卖了,”

不料就在石飞羽暗自摇头时,站在柜台里的一名中年美妇,却是叹了口气,

这般一幕,顿时让二人脸上充满错愕,现在捣乱的人已经被赶走,她却要取消交易,这是什么道理,

“你们不该得罪那个人的,”

柜台里的中年美妇摇了摇头,随之挥手将陨岩万圣花夺了回去:“我要是你们,就赶快离开这里,否则必将大祸临头,”

“难道这个家伙背后有什么撑腰之人,”

眉头紧锁,东门凝珠随口问着,目光却是不舍的盯着被重新放回柜台里的陨岩万圣花,

为了寻找这种奇特的灵药,她可以说是走遍了天古荒域,后來更是不惜远涉西部神域,來到了神罚大陆交易中心,商丘商雨城,

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却又发生了这种事情,

在商丘各大势力盘根错节,打了小的,出來老的,这种事情并不少见,甚至前不久,她跟石飞羽还曾被吴月那个女人追杀,

难道今天又要遇到这样的事,

心中想着,东门凝珠顿感烦躁,脸色一沉,哼道“我不管他是谁,你先把陨岩万圣花卖给我,有什么恩怨让他前來找我解决,绝不会牵连到你,”

“如果真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

然而柜台里的中年美妇依旧固执的摇了摇头:“实在抱歉,两位若是看上别的东西,妾身自当乐于交易,但是这件东西真的不行,”

“为什么,”

眼见她似是真的有难言之隐,石飞羽眉头微皱,制止了东门凝珠,沉声问道,

“难道你们真的不认识刚才那个人,”

目光古怪的打量着他们,中年美妇却苦笑道:“他可是这田园古月楼的少东家之一,你们得罪了他,就别想在这里买到一件东西,还是赶快走吧,若是等他回來,发现陨岩万圣花被你们带走,妾身也会受到连累,”

“少东家,之一,”

听到这番话,石飞羽脸上顿感恍然,看样子自己好像又遇上了什么难缠的角色,

而东门凝珠的脸色也缓缓阴沉下來,被刚才那个家伙一捣乱,眼前的中年美妇又不愿意继续交易陨岩万圣花,自己该怎么办,

难道动手去抢,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东门凝珠双眸微寒,似是下定了决心,

但石飞羽却将手不着痕迹的放在了她背后,这般举动,立即让东门凝珠心神一颤,猛的惊醒过來,

抢夺陨岩万圣花并不难,可是这样一來,能否活着走出田园古月楼,恐怕都是未知之数,

要知道,在这座楼里,每一层都有着数百名实力强横的护卫,再加上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强者,真的动起手來,必然会凶险万分,

“快,就在那里,”

正当石飞羽暗中阻止了东门凝珠动手抢夺的念头时,一声怒喝却从远处传來,

目光顺着怒喝声响起的地方望去,只见先前被他吓走的少年,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來,

尚未临近,少年就以停下脚步,开口喝道:“你们都不许上,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他,”

而石飞羽的眼神也在此刻骤然一寒,身形随之缓缓向其走了过去……

定南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重庆好的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南昌妇科治疗方法
海口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友情链接